当前位置:首页 >> 网站新闻 >> 新闻活动
网站新闻
  新闻活动 ★
  文集 ★
文集
· 师古人、师造化、出新意——靳渝..
联系方式
咨询电话:15922905966 13983411761
邮    编:400015
通讯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人民路131号三峡古玩城4-24室
服务QQ:服务QQ在线QQ 服务QQ在线QQ
新闻活动
靳渝平:《承造传统化己意》
发表时间:2012-09-09    来源:旅游新报上周刊2012年第22期 总第335期    浏览次数:3417

靳渝平

 

承造传统化己意

/倪欢

上天对于一个人得与失的均衡,表现在靳渝平身上再符合不过了,他生于长于重庆这片大地,在这块卷土上较早地失去了毕生的挚爱,也获得了更多对这个城市浮华散尽后的深沉之爱和对巴蜀山水的宁静感悟,他将这种感悟和认识诉诸素笺,挥毫落纸,其画笔流泻的自然是巴蜀的风情,巴蜀风貌,对巴蜀文化的认同,并通过自己自赏的追求和提炼,形成了具有一定特色的表现巴蜀山水,颂扬巴蜀风神明秀的画风。这种画风从中国传统山水画语言范式中而来,既符合传统国画的价值评判标准,又贴近生活,同时代新的审美取向相对接,形成了山水画的新体格。

冥冥画缘终显现 暗香浮动苦寒来

  套用偶然和必然两个词汇来概述事物联系和发展的两种不同趋势,他的丹青之路和画风之变都同其人生中突发大事件偶然联系在一起,但如认识论所言,偶然中显得那么必然,或许你可以看做是他和绘画之间存在的冥冥缘分,或许你也可以看做这是他以有限的生命对无限绘画生命追求的坚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下,数百万的城镇中学生告别父母、亲人和家乡,去到农村参加劳动,接受再教育,靳渝平的人生也留下了那个时代的记忆。随着年华的逝去,这个记忆就像一幅幅历史的画卷,让他浮想联翩,回忆无穷,细想开来,下乡之地山野水滨的明秀画面依然朦胧在心,这种认识对画家之后山水画创作起了一个很大的记忆作用。靳渝平知青的生活结束于全国恢复的高考大潮,他虽自幼对绘画极富想象,乡间油灯下也曾作有速写多福,为了紧随时代潮流,原本打算报工业专业,阴差阳错地,最后被师范学校的文体系录取。从这开始,画家自觉地选择绘画的道路,对山水画和人物画尤为钟情,笔耕不辍。那一时期,靳渝平并未寻得画学老师,只能参考一定的美术资料自学,但受条件限制,画质较好的资料极难获得。为了惜阅画册了解自己所需的东西,画家不辞辛劳,常常往来画册主人家观赏,观看后自己回家默写,默写是提高画技的有效方式,也就是这样的执着,就是这样的点滴积累,使得靳渝平的人物画水平渐渐提高。之后,画家师从著名工笔人物画家蔡岚,蔡岚在工笔人物画上造诣极高,人物画作神态生动,勾线循环超逸富有节奏和韵律感。在蔡岚的指授下,靳渝平画艺日增,所画钟馗、达摩和仕女,个性逼真传神,婉转细腻、形神兼备,作品每每示于人,前辈和画友皆大为激赏,藏家亦争相购求。

   为凝心艺事,靳渝平全情绘画创作,人物画更加成熟,迎来了创作的一个黄金时期,画名享尽巴蜀之地。这时,命运重压降临,挚爱的夫人患得重病,画家放下画笔,昼夜陪伴。妻子的离开,带走了靳渝平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也带走了他勇往直前的气魄。就这样,画家放弃了绘画事业,独自一人走进秀美山川,去感受自然的真善美,去体味自然的宁静,这种宁静似乎是他内心正在追求的安慰。逝者已逝,生者还需带着期望生活下去,在亲人鼓励和帮助下,靳渝平逐渐平复了悲痛的情绪,但是挚爱离去,使画家重拾画笔时,对人物画再也没有往昔的热情,而将重心转向了更加适于表达内心感受的山水画。对于画家而言,又是绘画艺术新境界的开创。这是冥冥缘定,还是画家观乎山水的造化之功?

师传统之精神 化现代之笔墨

   清人王学浩有言“学不师古,如夜行无火”,在经历千百年锤炼的中国画面前,传统是每一个画者都绕不开的坎,每一个人对于传统的态度也就尤为重要。学习传统,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学习各个时代的大师们不断积累丰富的笔、墨、章法等绘画语言系统;研究大师运用绘画语言系统表现自己心态的方法,就如学习字、词、句等文字组合规律不能等同于写文章表达自己感受一样,学习前人的绘画语言也不能完成对自己认识的表达。靳渝平的山水画中从传统中来,但又注重与前人拉开距离,这当中的距离通过活脱脱的个人认知和时代特点来填补,使其作品具有现代的特征。其实,关于中国山水画的现代特征,上千年来不断涌现出的大师们记录着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国山水画在不同时代运用相同的山水画“理法”表达着不同生命情趣感受时,从来都没有和他们的时代脱节过,他们都是各时代文化精英的代表,各写其“心”,因此画面的时代特征和创新性就会不追自来。例如,五代南唐董源面对江南山峦明秀风光,以水墨淡彩创造地绘出“山水江湖,风雨溪谷,峰峦晦明,林霏烟云,与夫千岩万壑,重汀绝岸”的景象,《潇湘图》便是五代的“现代山水画”;元代黄公望久居江南,面对富春江的旖旎风光,成功运用淡墨皴擦,将长披麻皴和短披麻皴交互使用,把自己平淡萧疏的感受表达了出来,这也是元代的“现代山水画”。靳渝平师法传统,但不着意于古意,而考虑到现代人的审美取向。现代人审美取向的转变,一方面同观赏方式等外在环境相关,如古代人多展卷于手编细细把玩,偏执于笔墨的玩味,因此画卷上多小笔小墨,画家十日一水,五日一石,极尽精致,现代画作多展示于公共空间,既可远观,也可近玩焉,这实则就会影响画家对于画面的表现,另外一方面,同人们的精神面貌密切相连。

巴蜀大地 秀妍华滋

   靳渝平立于时代特征,也面向生活。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他所生活的这块巴蜀大地,孕育了张大千,傅抱石和晏济元这样的大师,画家紧追他们以及石涛等画学巨人的踪迹,以师法笔墨语言写心方式的方法,创造出既属于时代,又属于自己;既符合传统国画的价值评判标准,又贴近生活,同时代新的审美取向相对接的山水画新体格。

   巴蜀大地山灵水秀,不但有别于范宽笔下“峰峦浑厚,势状雄强”的北方山水,而且也有别于“溪桥渔浦,州渚掩映”的江南山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和韵致。画家生于斯,长于斯,身心于江河朝夕相伴,才情共日月身将起伏,在创作时,对巴蜀山水景象反复观察、归纳的提炼,山川的一草一木一峰一岭成了他情感和认知的载体,秀峰出纸上,云烟笔端来。品观靳渝平的山水画作,用笔松秀灵活,墨色光华,墨韵氤氲,变化丰富,如《嘉陵山色》。设色以青绿为主,苍翠秀润、葱茏鲜亮,如《翠竹幽居图》;为丰富作品,画家时而也使用浅绛,画家用情笔墨之中,放杯笔墨之外,创造出秀妍华滋,飞逸灵动,意趣盎然的画风,真真得巴山蜀水之性情,深受社会各界人士和藏家的追捧。

   

他是平民,又是艺术殿堂的君王,他的创作信马由缰似的奔腾着内心美的冲动,他的作品,坦诚自在地表露着自我与美的契合,他将那丰富的人生经历和美的意识毫不掩饰地呈现在大众面前,让我们看到由被动转换为自主,由矫饰转换成真诚的艺术人生,他便是著名画家靳渝平。

靳渝平在艺术创作中,始终把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放在首位,把自己的感情和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联系起来,形成了画品与人品的统一。在多年的艺术实践中,靳渝平坚持在人与自然,人与现实的审美关系中,努力探索中国传统绘画的精粹,展现了他真诚的艺术精神。靳渝平,有着重庆男儿特有的坚韧和热情,他在这片沃土上成长,将带着对艺术的真诚继续在这里思考徜徉。

                                    ——中央电视台老故事频道《写意人生》栏目组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收藏页面